热门推荐: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聚智学苑 - 企业管理 - 综合管理

    综合管理

    中国管理哲学是对管理问题的本质思考

    发布日期:2013-06-28  浏览次数:340

    当今,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使管理显得空前重要,这引发人们研究管理的热忱,并将其上升到管理哲学的理论高度。黑格

     当今,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使管理显得空前重要,这引发人们研究管理的热忱,并将其上升到管理哲学的理论高度。黑格尔曾指出:“哲学是认识具体事物发展的科学。”哲学根植于各门具体科学理论之中,凭着自身的开放性、批判性的特点不断吸进新养料而得到充实;它又超越各门具体科学,指导具体科学向前发展。中国管理哲学的产生的发展正是哲学在具体运用学科的产生和发展。 

      中国管理哲学是“对管理问题的哲学反思”,管理学所研究的问题,自然成为中国管理哲学所研究的对象,只是二者所研究的层次有所不同:管理学一般是从“科学”层次对管理问题进行研究;管理哲学则是从“哲学”层面对管理问题的进一步探讨。从哲学层次探讨管理问题,一般包括两个主要方面:其一是管理的“世界观”层面的问题;其二是方法论问题。中国管理哲学thldl.org.cn应当是管理者在管理实践过程中所形成的对管理现象的本质和规律的基本看法,是管理者在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实践活动中表现出来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管理哲学是管理活动的总的理论基础,是管理文化的核心。 

      一、以人为本的中国管理哲学“世界观”

      由于中西方社会政治制度、传统文化背景和人的价值观念的差异性,中国人对管理的界定不同于西方。从本质上来看,中国传统文化是一种崇尚人文精神、伦理道德和中庸和谐的“价值理性”文化,是一种强调“克己复礼”的“德性”文化。西方传统文化信奉“个人中心主义”,强更多地调人应当追求自身价值和幸福,在独立人格基础上形成平等社会契约,之后用某种法定形式规范下来。中国和西方传统文化的差异性,直接决定和影响着中国管理哲学和西方管理哲学本质的不同理解。 

      孔子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就是强调管理者必须通过道德修养,克己正身,恪守礼法,身体力行,树立自己的良好外在形象,使人民心服,才能上行下效,上善则民善,人民有了道德自觉性,就会接受统治管理。在管理场中,管理者是主体。只有首先管好自己,才能管好他人。管理者正气凛然、公平正直。以此作榜样,谁还敢走歪门邪道呢?“正己”是“正人”的前提和基础。“正人”是“正己”的效果和收获。从这一意义上,中国管理学既讲“道”,又讲“技艺”,是一门真正意义上的管理哲学。 

      老子说:“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意思是说能战胜别人者是有力量的人,而只有能首先战胜自己的缺点、管理好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成功的管理者得关键在于自己能否战胜自己,能否管好自己,只有先管好自己,才有资格去管理好他人。要战胜自己的错误、缺点和不足,就要求管理主体具备高尚品格和修养,才能够做到“自胜”。 

        
     中国人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念把管理的本质规定为一门大写的“人学”。“人”是中国管理哲学的出发点,也是它的落脚点。管理是人类社会所特有的实践活动。任何管理都离不开人,管理的主体是人,管理的客体是人、财、物、信息和技术等,但中心是人,因为财、物、信息、技术等都要靠人去认识、掌握和运用,才能在管理中发挥作用。因而管理哲学的重要原则之一是以人为本,人的本性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人有七情六欲,有伦理信念,有价值观,有人生观,有经济利益,也有精神利益,有自然属性,也有社会属性。当我们在管理中实施以人为本时,就应该以人性为本,要最大限度地满足人的本性要求,达到调动人的积极性的目标。以人为本就是要以人为管理的中心或核心,要关心、尊重人、尊重人的价值、要按照人的生理规律、心理规律和行为规律设计和进行管理。古典管理科学不是以人为本,而主要是以物为本,以经济效益为本,以机器设备和技术为中心,按机器和技术的需要来设计管理,并且只关心效率和经济效益,而不关心人和重视人的其他需要,颠倒了人与物的关系,结果却不能真正调动人的工作积极性和创造性。只有坚持以人为本,关心人、尊重人和人的价值,按照人的生理、心理和行为规律进行管理,才能真正调动人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并且最终能够实现人的自我价值,有利于人的进步和全面发展。 

      二、中国管理哲学的方法论

      哲学的方法论主要解决“怎么办”的问题,中国管理哲学,必须有一个正确的研究方法。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研究当代中国管理哲学,就必须虚心地学习西方的科学管理,但决不是走全盘西化,照抄、照搬的道路。如果按照西方管理学的框架,塞进中国的哲学名句和管理案例,是不能把它错误的说成中国管理哲学的。在研究方法上,要从中国现代的国情、民情出发,研究适合于中国现代国情、民情的中国管理哲学思想体系,这是研究中国管理哲学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既要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吸取丰富的文化管理资源,又要从西方管理学中吸取适于中国社会实际的文化营养,不能盲目排外。只有在中国社会实践基础上,将人类所创造的一切优秀的文化管理资源有机地结合起来,经过一代或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才能逐步地研究形成的中国管理哲学思想体系。 

      与此同时,研究中国管理哲学应站在时代精神的高度,从推动中国社会和市场经济发展出发,带着现代社会和市场经济所引发的“问题”,去发掘、辨别中国古代管理哲学中何者是精华、何者是糟粕。中国当代社会实践,既是检验中国古代管理哲学的精华与糟粕的客观标准,又是推动中国现代管理哲学向前发展的真正动力。中国管理哲学的历史命运,主要是根据它满足于现代社会需要程度如何而定。我们必须直面市场经济的呼唤和现代社会的挑战,从中国古代管理哲学中探寻富有现代基因的文化资源,努力寻找中国古代管理哲学与现代市场经济的结合点和生长点,把哲学原典与现代社会有机地结合起来。但是这种结合绝非是简单地从中国古代哲学文献中寻章摘句,而是以自己的人生阅历去解读圣贤的书,同中国古代哲人进行心灵对话,结合市场经济和社会需要,加以当代诠释,并赋予新的时代精神,以研究当代中国管理哲学思想体系,使现代人从中得到智慧和启示,使之成为完善市场经济和推动社会前进的精神动力。 

      综上所述,哲学作为对周围事物以及人自身进行深层认识的结果即人类的最高智慧,是经过“反思”的方式达到的。哲学对于管理而言,是不可或缺的。管理哲学就其本质特征和基本功能而言,乃是“对管理问题的哲学反思”。中国管理哲学是对于中国管理问题的本质思考,这种思考不仅仅在于理论层面,而且还在于积极的践行。让中国管理哲学走向实践,贴近民众,以人为本,贴近生活,成为社会发展的推动力。我们要用批判的态度来看待,中国管理哲学和古今中外管理理论和实践的长短异同,然而,批判和否定并非哲学的目的,前进和上升才是事物发展上升的规律,才是哲学的目的和归宿。 

    具人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