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天天读报 » 深圳晚报 » 正文

迎接班夫 深圳可以再high一点

发布日期:2014-07-25     来源:深圳晚报    作者:见习编辑    浏览次数:42

摘要: 班夫已经存在38年,班夫进入中国5年,班夫来到深圳4年,可我们依然要为班夫做名词解释

  班夫已经存在38年,班夫进入中国5年,班夫来到深圳4年,可我们依然要为班夫做名词解释。“户外奥斯卡”像是硬贴上去,用来提高班夫认知度的标签,其实相比被商业法则左右的奥斯卡,班夫更纯粹。户外市场爆棚反衬班夫小众,其实折射出,中国户外群体对户外精神的认知和追求,尚处于启蒙阶段。

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班夫在中国推广每年都是这个顺序。已有6个月身孕的钱海英,刚刚来到深圳,这个“把班夫带到中国的女人”,说深圳蕴藏着巨大潜力。就在10天之前,班夫中国团队临时决定在深圳增加第二周展映(8月2日—8月3日)。这个艰难的进步,让钱海英非常兴奋。

蕴藏潜力的另一种解读,是现状不佳。班夫在北京展映了4周,在上海展映了3周,累计观影人数超过3万。在深圳即便扩容,预计两周观影人数不超过5000。过去3年,深圳的观众市场有一个特点:绝大多数是户外圈内人。而在北京、上海,班夫已经辐射到更多的圈外人。如此差距多少让深圳有些难堪,因为在其他很多场合提到户外,深圳的形象总是急先锋和业界标杆。

班夫还带出了“中国户外影像计划”,推广人北坡发来的海报,内容是一个攀冰者破冰而上。其实中国户外电影正在破冰阶段,北坡说,中国户外电影跟国外的差距,还要大于户外运动水平的差距,我们离班夫很远。入围班夫的影片,大多做到了户外专业和电影专业双修;而在中国,能兼顾两头的团队凤毛麟角。即便这样,深圳还不是破冰的先行者,入围“中国户外影像计划”的30多部影片,没有1部来自深圳。登山家张梁原本是很好的素材,他在8000+山峰收集了很多影像资料,可编辑出一部纪录片,终因时机不成熟而滞后。两个月前班夫在深圳试映,包括张梁在内的众多深圳户外牛人齐聚一厅,无不被班夫触动,有人甚至热泪盈眶。

也许只要5到10分钟,你就能爱上班夫,甚至不需要你热爱户外,那些抽象的片名,都会化作震撼人心的影像,刻在你的脑海。深圳理应为班夫而high,理应不能长时间缺席“中国户外影像计划”。




 

相关阅读: